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节目录 焦急地推开人群

更新时间:2021-10-17 08:30:01

现在已经是冬天了。

秦淮河的水量本来就在不断减少,他们在上游筑坝挖掘一条水道,将秦淮河的河水引入另外一条入海水道,这样剩下很浅的河水会被寒冷冻成足以通行的冰盖,彻底解除它对攻城的阻碍。

毕竟这条河也很宽。

等到万斤巨炮铸造出来,就可以用那些巨大的炮弹硬生生轰出缺口,然后全军越过秦淮河直接压过去强攻,所以在大炮还没铸成和秦淮河引水工程还没完工的情况下,张名振是不会真正发起进攻的。

进攻也没用。

他太清楚这座城市的防御能力。

但这些巨炮需要堡垒,也就是他们现在正在修筑的。

这道更像是堤坝的堡垒保护后面的铸炮工地,里面是十二个青砖和水泥砌筑向前贯通的洞窟,里面夯实的地面铺设木制轨道,铸造好的大炮通过轨道一点点推到洞窟里面架好,然后就在里面向南京城射击。主要其实就是因为这些大炮太沉重了,根本不可能在外地铸造,然后再运到这里搬运到雨花台上,而且还得是在城墙上大炮的射击中。

只能就地铸造。

而且接下来的炮击,一样也得在城內火炮射程內。

毕竟这东西想凿开城墙,必须得尽量靠近,万斤巨炮的确很夸张,但万斤巨炮也不过四十斤炮弹,咱大清的万斤炮其实都是三十多斤弹,如果距离远还是没什么用,四十斤也不过是两块城砖,动能不足凿不动城墙,那不是表面一层然后里面夯土,那是纯实心的砖砣子。

如果缩短炮管增加口径,的确可以打百斤弹,可那样射程就更短了。

想增加射程也可以。

但那样还得继续增加炮管长度。

十九世纪早期英国六十磅以上级别的岸防炮都能打三公里以外,但重量达到九吨级别。

而且这时候射程增加也没用。

因为这时候大炮的射击技术支撑不了太远,在雨花台上射击城墙,两里多就是极限了,这个距离可以保证准确性,威力也还可以,可以说是均衡。唯一的问题是城內的大炮肯定也能够到他们,杨都督的臼炮可让团练记忆犹新,虽然南京城內没有臼炮,但有的是工匠,杨信难道不会铸造啊。

最终结果,就是逼出了这个拿到欧洲也堪称壮观的攻城战术。

“打一炮调戏他们一下!”

欣赏着这壮观场景,杨信心满意足地说道。

他身旁八尊从杨家兵工厂刚刚拖过来的十八斤炮,立刻对着远处正在修筑的堡垒喷出火焰。

炮弹转眼就在那里打得泥土飞溅。

那些民夫惊恐地四散逃跑,但那些大同军立刻开火警告,他们只好在监工的皮鞭威慑下,继续回去战战兢兢地工作。而就在同时,雨花台下壕沟连接的大同军炮兵阵地上,反击的炮弹紧接着射出,徒劳地撞击着聚宝门那铜墙铁壁般的城堡……

“哈哈!”

杨都督得意地狂笑几声走了。

而此时的上海码头。

“等轩公,求您快想法子救救南京百姓吧!”

刘孔昭很夸张地扑倒在商周祚脚下,把后者吓得赶紧同样趴下,搞得就像是拜天地一样……

“诚意伯,您这是折煞下官。”

他惶恐地说道。

然后刘孔昭悲从心来,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。

“诚意伯,世子,你们这到底是出了何事?”

商周祚茫然说道。

他后面一帮大小官员,包括礼部尚书董其昌,全都一起趴在那里疑惑地看着这两人,他们并不知道南京的情况,因为南京全城封闭,除了刘孔昭二人,至今也没别人逃出,而刘孔昭二人出城后直接登船顺流而下,中途根本也没在别的地方停留……

也没必要停留。

镇江城被忠勇军包围了。

之前天启已经下旨镇江归昭义,虽然杨都督没接旨,但忠勇军接旨啊,所以他们包围镇江城,要求接管镇江,虎威军正在和他们对峙中,这也是虎威军不敢加入大同军的原因。不加入就是和忠勇军之间防区争端,最多对峙,加入就是敌人了,毕竟大同军还没得到圣旨招安,南京兵部尚书虽然下令不许攻击,但忠勇军又不受南京兵部尚书节制。

刘孔昭除非去江北,否则沿途没有救兵可求。

但江北能搜罗的军队都在凤阳警戒,那里可是还有数万家杨家庄户,随时能拉出超过三万精锐。

江北士绅可都提心吊胆呢!

刘孔昭能求的救兵,只有商周祚这边,江南总兵杨肇基,松江及常熟,太仓甚至通州等地士绅,再次拼凑起来的新常胜军,原本的常胜军已经在苏州投降大同军了。而新常胜军以之前辞官回籍的御史沈犹龙为统制,他是万历四十四年进士,这支新常胜军扩充至万人,虽然水平和沈廷扬部差距很大,但依靠着松江强大的工业实力,装备上丝毫不逊色。甚至就连杨肇基所部官军,在松江士绅饥不择食地支持下,也都得到全面换装,所以目前商周祚手下也有两万多迅速武装起来的新军。

他还有舰队呢!

除了操江水师的,还有上海海关缉私队水师。

可以说这是文官在江南掌握的最强武装,不过主要目的是为了保住松江和苏州北部各地,另外防止忠勇军越过长江。

“等轩公,杨逆血洗南京!”

常延龄悲号一声。

“那逆贼屠城了?”

董其昌惊悚地说道。

“也差不多了,魏国公,抚宁侯等人都被他残杀,南京爵臣就只剩下了怀远侯和我刘家,其他全都被他杀害,家产抢掠一空,最惨的是灵璧侯甚至被他一刀砍成两端,受尽折磨而死,死尸都是拿盆抬回去的。”

刘孔昭擦着眼泪说道。

“丧心病狂!”

商周祚一巴掌拍在地上怒喝道。

他这才想起自己还趴在地上,赶紧起身把诚意伯二人扶起,后面那些很敷衍地怒斥几句奸贼……

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杨信这么干属于日常操作,他要是不这么干才见鬼呢!

但这不关这边的事,他就是真把南京屠了,也不关这边的事,出兵救援什么的就扯淡了,松江及各地士绅凑钱,武装起这两万多军队,那是为了保护自己田地的,又不是为了保南京的勋贵士绅。

“诚意伯放心,我松江百万之众,断不能容此逆贼荼毒百姓!”

董其昌义正言辞地废话。

其他官员士绅纷纷同样义正言辞地废话。

“诚意伯,世子请放心,下官这就将杨逆恶行上奏,另外做露布以邸传布告天下,使天下皆知此贼残害魏国公诸公事实,并行文各省督抚,约会共同上奏请陛下发兵讨伐,须知这天下还有正义,下官就不信了,大明两京十三省衮衮诸公还敌不过一个逆贼!”

商周祚说道。

然后群情再次激昂起来。

就在这时候,一名军官骑着马一脸焦急地出现在人群外面,一同迎接的杨肇基随即走过去说了几句话,紧接着又同样焦急地推开人群走到商周祚面前,后者疑惑地看他……

“督师,北洋水师要进长江。”

杨肇基低声说道。

“拦住!”

商周祚很干脆地说道。

这是苏蕾的机缘。

不过,这条龙骨,却对陆鸣有大用,这玄阴之龙生前,绝对不止明圣境,起码在大圣境以上,陆鸣既然碰到,便不会错过。

一挥手,将龙骨收了起来,然后在苏蕾不远处,盘膝而坐,等待起来。

看样子,传承一时半会,是结束不了。

那条玄阴之龙身影,缠绕在苏蕾身上,光芒不断的渗透进苏蕾的身体当中。

时间,一天天过去了。

转眼,便是半个月。

这时,缠绕在苏蕾身上的真龙,已经完全消失,苏蕾身上,弥漫出一股可怕的寒气,一条玄阴之水形成的河流,在苏蕾身上缭绕。

“体质居然实现了进化,成为了上等地灵体,甚至无限接近天灵体,而修为,也达到了武皇六重巅峰!”

陆鸣眼中,露出惊诧之色。

苏蕾的体质,本来是中等地灵体,但现在,却达到了上等地灵体,无限接近天灵体的地步,那条玄阴之河,威力绝对恐怖,恐怕普通的武皇六重,甚至武皇七重,都要一下子被冻死。

而苏蕾的修为,之前是武皇六重前期,现在提升到武皇六重巅峰,提升的虽然不多,但以后,苏蕾修炼起来,将会速度惊人,突飞猛进。

陆鸣微笑,也为这个善良的小姑娘高兴。

吼!

一声惊天龙吟响起,苏蕾身上,冲出一道光柱,直冲天穹,破入苍穹深处,这一片地域,在剧烈的震动起来。

陆鸣知道,传承进入最后的阶段了,那条玄阴之龙的灵魂,很快就要飞灰湮灭。

不过,这是对方自己的选择。

祖地之外,四大家族族长,还有其他人,一直在等待。

“怎么回事?这一次进入祖地,怎么这么长的时间,已经半个月了!”

“以前其他人进入祖地,最长不超过三天时间,就要出来,怎么这一次,居然半个月了?”

“不会都死在里面了吧!”

许多人纷纷猜测。

四大家族族长,也是脸色难看。

吼!

突然,祖地之中,传出一声惊天龙吟,接着,那石壁上的漩涡,迸发出璀璨的光芒,而那块石壁,剧烈的震动起来,然后碰的一声,炸裂开来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

“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几大家族族长,纷纷大吼起来。

而这一刻,在姑苏城四个方向,分别爆发出一股可怕无比的气息,浩瀚的威压,将整座姑苏城笼罩进去。

随后,四道身影,踏空而来。

每道身影,都笼罩在璀璨的圣光之中,圣威绽放。

“圣者,四大家族的圣境老祖被惊动了。”

有人惊呼。

四大家族,四大圣境老祖,降临在祖地的入口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苏家老祖开口。

“老祖,不知道怎么回事,苏蕾他们进去半个月了,还没有出来,此时突发这样的惊变!”

苏家家主道。

“祖地有变,进去看看!”

“进去,走!”

其他几个家族的圣境老祖,纷纷开口,然后踏步而出,冲入到那漩涡之中,消失不见。

那几大家族的族长,也跟着各自的老祖,进入祖地。

“我们也进去!”

苏家老祖对苏家家主道,然后两人也冲入了祖地之中。

四大家族的圣境老祖和族长,一进入祖地,便看到了盘膝而坐的陆鸣和苏蕾两人。

但所有人的目光,都落在苏蕾身上。

“传承,传承被她得去了!”

“可恶!”

其他三大家族的圣境老祖,纷纷发出低吼,眼中迸发出惊人的杀机。

“你们想干什么?这是我苏家子弟自身的机缘,你们难道想干预?”

苏家圣境老祖道。

“什么机缘?这里,本来就归属于我们四大家族,现在她将传承完全得去,以后后辈弟子来到此处,将什么也得不到!”

“对,那个储物手镯,应该是祖地留下的,必须拿下,里面的宝物平分!”

几个圣境老祖,相继开口。

苏家老祖和族长,脸色难看。

这几人,太霸道了。

按照四大家族的规则,后辈子弟进入这里,不管得到什么机缘,都是归自身所有,当然也包括所有传承。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