豪门小老婆 > 第二卷:小妈咪 > 小哥哥,你吃!(上)

第二卷:小妈咪 - 小哥哥,你吃!(上)

所属目录:第二卷:小妈咪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21-10-20
咪乐|直播|平台|新云 我们需要对我们所做的策略做到执行精准。

  小沐沐是个小公主,向来被人娇宠着,更是向来喜欢这个舅舅。在自己妈妈腿上没坐上一会儿,就不乖,要往容凌腿上去。容凌伸手,将小沐沐抱了过来,小女孩得逞地嘻嘻笑,继续嘎嘣着和薯条作战。可一抬眼,看到斜对面小哥哥那突然就冷下来的脸,就呆住了,不知道这是怎么了?!

    “小哥哥,你吃!”

    小女孩讨好地又把薯条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小佑佑低下了头,自顾自地啃起了鸡翅,却再也没动薯条丝毫,也没对小女孩笑。小女孩扁扁嘴,心里有小小的受伤。她从来就是一个公主,所有的小朋友都是围着她转的啊,可这个小哥哥为什么就不一样呢!

    “给你吃……”小沐沐固执地又伸手推了推薯条,非得要看那薯条进入小佑佑的嘴里。

    小佑佑没理会。

    小女孩推了几次,就发起了小孩子脾气,绷起了小下巴,小手指着小佑佑,委屈地向容凌抱怨:“舅舅,你看,小哥哥不理人!”

    林梦即刻笑着安慰小沐沐道:“不是小哥哥不理你,而是小哥哥比较喜欢吃鸡翅,等吃完了鸡翅,再来吃你的薯条,好不好?!”

    小女孩被这么一哄,立刻又高兴了,在容凌的怀里扭着小身板,小幅度地蹦跶着,轻快地像只鸟儿。

    容凌依旧沉默,容曼心里打着小心思,暗想机不可失,就马上说道:“今天可真巧,碰上林梦了。我刚才还在和她聊她丈夫和孩子呢。这两夫妻可真让人羡慕,虽然是老夫少妻的,但是这孩子养的可真好,瞧着就让人觉得喜欢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变相地表明了林梦现在的身份,这可是已经有了老公和孩子的女人,而且那老公还是一个老男人,所以容凌,你心里有什么想法,该放下的就得放下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这话刺得容凌微微挑了挑眉,看着林梦的眼神,一下子又冰冷了好几度。

    林梦在心里暗自苦笑,想着这容家人果然是不好对付。这女子这么轻飘飘的几句话,就足以让她之前用对容凌的隐忍换来的努力付之东流。

    这一个个呀,都是不省心的呀!

    这下,林梦可真是巴不得这些人都走了。走了好,省的看着碍眼!

    小女孩娇嫩嫩的,看着像是玉做的人儿,是看着很讨人喜欢,只是那么理所应当地对容凌撒娇,然后又那么理所当然地向容凌抱怨,想到在自己身边坐着的宝贝儿子,一直就这么孤孤单单地缺少着父爱,她心里就做疼!

    她名义上的丈夫阮苍盛得了乙肝,所以虽然和她结婚,但也只是走个过场,登了记,然后大部分的时间都住在别的地方,和她分居而住。

    小孩子的抵抗力弱,虽然有打过了乙肝免疫球蛋白和乙肝疫苗,但是这不是能稳当地保证一辈子的事情,谁也不能保证这当中会不会出什么意外。所以小家伙眼里的爸爸,是一个很少和自己在一起的爸爸。然后,爸爸偶尔回家的时候,还是经常口罩不离嘴的。他想让爸爸抱一下,都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。然后等爸爸走了之后,他还需要去医院做一下检查。

    林梦已经尽她最大的努力,给孩子快乐,但是在父爱这方面,她实在是有些无能为力。小家伙虽然看上去聪明可爱,也会调皮捣蛋,就像别的小朋友一样。但是,有时候他也会流露出不同于小孩子般的脆弱和冷酷,这大概是因为缺失了父爱吧。

    她纵然告诉他,说爸爸不常回家是因为生病,但这些大人可以理解的东西,却没法指望小孩子能理解。对小家伙,她是有很大的亏欠的。

    现在看着小家伙失去了刚才的笑容,闷声不吭地咬着鸡翅,几乎把一张小脸藏在了全家桶的小桶之后,她心里更是难受。再想想她搬入的新家,那个恐怖的三楼,她心里更是堵得慌。

    转头,看向容凌,她动了动唇,可一对上男人那冰冷的视线,却欲言又止了。

    是要求他帮忙吗?!

    可这样的时刻,她突然就不太想,反而有些赌气地想,算了,他就抱着别人家的孩子自个儿乐呵吧,他们母子俩离开他,再差又能差到哪里去?!那三楼的事情,她难道还找不到其他人帮忙?!

    她缓缓地抿起了唇,低下头,拿起纸巾,轻轻地帮儿子擦了擦嘴角。

    那边容曼想到她该说的都已经说了,似乎也已经达到了预想的效果,那么也就没有必要再呆下去了。容曼表示走人,林梦嘴角一勾,笑着目视他们离开。那两个大人离开地干脆,也只有小沐沐朋友表示了对小佑佑的不舍,似乎还想再多呆一下的样子。

    但最终,该走的人都走了。

    “妈咪!”

    小家伙总算从全家桶后抬起了小脸,小屁股挪了挪,往林梦的身边凑了凑。

    “怎么?!”林梦温柔地看着宝贝儿子。

    小家伙小脸一红,似乎有些不好意思,不过小屁股还是挪呀挪地,往林梦身边靠,然后小身板也依赖性地依偎了过来,一双乌黑的大眼睛,就那样幽幽地看着她,无声地诉说着渴慕。

    林梦看他这样,灵光一现,用纸巾擦了擦手,就将小家伙抱了过来,让他坐在了自己的腿上。果然小家伙虽然小脸蛋儿更加红了,可是却嘻嘻地笑出了声来。那飞扬的眉梢,看得出来他的高兴。看样子,林梦没有猜错。

    林梦轻轻地用下巴蹭了蹭小家伙的脑顶,暗想,自己也不会亏待小家伙的。小家伙虽然没有爸爸抱,但是她会抱好小家伙的。

    “渴不渴?!妈咪给你叫个汤吧,热乎乎的,应该比果汁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林梦招来服务员,照着菜单又叫了一个芙蓉鲜蔬汤、玉米沙拉和新奥尔良烤腿堡,想来吃完这些,自己和儿子也应该饱了。

    小家伙乐滋滋地享受着妈咪温暖的怀抱和舒服的双腿,慢悠悠地啃着鸡翅,只是从头到尾,都没动薯条一下,林梦也主动忽略了。

    之后,两个人喝着汤,差不多该准备走人的时候,那个走了有一段时间的男人,偏偏又去而复返了,大肆肆地在她的对面落座,冷着脸,仿佛谁欠了他好几亿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疑惑,小家伙倒是在瞬间双眼一亮,然后又在下一秒黯淡了下来。想起他刚才抱着小女孩的样子,还有他之前将他从妈咪身边赶走的事,他就哼了一声,酷酷地表示了自己的不欢迎!

    容凌冷睨了小家伙一眼,挑了挑眉,也跟着哼了一声:“这次吃的东西,还勉勉强强能入眼!”

    林梦花了大概有十来秒的时间,才恍然大悟,却——笑不起来!

    “怎么又回来了?”故作随意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有话要对我说!”他沉声,口气带着不快。

    她讶异,这个男人,这……这感觉也太敏锐了吧。她当时也不过就是想了想,动了动唇,他怎么就一副什么都看穿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略略歪头,想了想。此时不比刚才,至少这男人能够去而复返,她就不该再和他怄气,那样实在是划不来。于是她蓦然一笑,狭长的眸子微微一勾,带着不自觉显露出来的、可以让人心跳加速的妩媚,娇声问他。

    “那我说了,你是不是什么都答应啊?”

    他眸子闪了闪,漆黑而冰冷的眸子,紧紧地盯着那一张惑乱众生的脸,声音悄然地暗沉了一分。

    “那得看是什么情况!”

    她微微地嘟起了粉红色的唇,孩子气地怄气道:“那算了!”

    正好,她也是打算先和“三儿子”阮承扬谈谈的,若是能谈拢,阮承扬自然就能把那些东西给收起来,到时候,自然也就没必要请动容凌了。

    容凌用手指敲了敲桌面,显现出一丝不耐。眼瞅着对面这一对都不说话的母子,他心里一冷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算了!”

    他大步走开,看样子真是要走人。这男人要是真走了,肯定就不会回来。他这可不是在玩欲擒故纵!

    “哎,你怎么真走呀?!”林梦软声唤他,想要伸出手抓住他,可她腿上还坐着儿子,还真没法一下子站起来。看着男人已经转过身的背影,她气呼呼地娇哼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在这儿多坐一会儿?!”

    娇滴滴的抱怨,实则是变相地挽留。

    男子脚步一顿,扭头,不为所动地维持着他的冷酷,凉薄的唇瓣略动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,赶紧说!”

    大有她不说,他就走的架势。

    她先服软。

    “好啦,我说,我说还不行嘛,你先坐下来呀!”

    男人这才酷酷地重新落座。因为他俊美的不同凡人,所以这店里的顾客,倒是有十之**都在偷偷地瞅着他,就连邻桌的那几位都是。

    林梦小心思微微一转,就将儿子给拦腰抱了起来,朝对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坐里面一点!”

    容凌冷冷地看了她一眼,可却听了她的话,坐在了里面的位置,把外面的座位给空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帮我抱一下!”

    林梦伸手,就将怀里的小家伙给送了过去,一副自己要落座的样子。

    小家伙有些微的挣扎,紧抿的唇,却显露出了他的不知所措。和他妈咪一样纯净漂亮的黑眸,有些傻愣愣地看着容凌。而林梦手一放,很自然地让儿子落在了容凌的腿上。容凌面上表情没有变化,看不出是否有不满,却是胳膊一伸,穿过小家伙的肚子,微微地将小家伙护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小家伙略略脸红,小身板越发地僵硬了,低垂着脑袋瓜,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,却又看上去有些无所适从!

    林梦在心里轻轻一叹,对这样的情况,目前真是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落了座,她挨着容凌,娇美的身子靠了过去,小小声地对容凌说。

    “这事不能让别人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小嘴凑了过来,往他的耳朵去,却是先让那一口芳香的热气吐了他一耳朵。

    有些痒痒的,吹的人心里骚动,他略偏过了头,睨了眼这娇媚媚的小女人,怀疑她是故意的。可她却似乎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反而抓着他的胳膊,小嘴追着他的耳朵轻声呢喃,娇声抱怨。

    “哎,你别动哪。”

    然后三言两语,把那三楼标本的事情说了一下。她的声音很低,因为不能让小家伙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得把那些东西给弄走!”

    最后,她皱着眉头,下巴略略仰着,殷殷看着他,以商量的口气,很自然地和容凌说这话。

    容凌瞄了一眼窝在自己怀里,睁着好奇的大眼睛,小耳朵竖地高高的、极力想听到一些内容的小家伙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会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她立刻嬉笑了起来,像只志得意满的小狐狸似的,也没觉得容凌这般的爽快有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小家伙看了看酷酷的容凌,再看看笑得开心的妈咪,不太懂,稚气地问:“妈咪,你们在说什么啊?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妈咪在说要把家里那些吓人的东西给弄走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“噢”了一声,却扭头看容凌,总觉得,好像妈咪和这位酷叔叔好像关系特别好哎。

    孩童黑溜溜的大眼睛,太过纯粹,藏不住东西。容凌伸手,揉了揉小家伙的脑顶,让他快吃。

    小家伙“噢”了一声,静静地开吃了起来。身子也由一开始的僵硬,变为现在正常的放松状态。甚至,他偷偷地往后靠了一下,窝进了容凌的怀里,发现这位酷叔叔没什么表示,就更加放心大胆了,完全地贴在了他的身上,一会儿低头喝口汤,一会儿仰头看一眼容凌,乐得眉开眼笑的,像个小傻子似的。

    孩子的快乐,其实就是挺单纯的。

    小家伙其实在尽量放慢吃东西的速度了,但东西总有被吃完的时候,最后他只能依依不舍地自己拿纸巾擦了嘴。他想,大概要和酷叔叔的怀抱说再见了!

    酷叔叔的怀抱好大,硬邦邦的,和妈咪的完全不一样,可是靠着特别的安全,感觉好像是被巨人给保护着一样。而且酷叔叔身上的味道,也和妈咪的不一样,但是同样都很好闻。

    结账,三人离开。

    小家伙牵着林梦的手,迈着小腿走着,却时不时地偷偷抬眼去看一边跟着走的酷叔叔。出了肯德基的玻璃大门之后,小家伙忍不住地问:“妈咪,叔叔要和我们一起回家吗?!”

    因为要说把吓人的东西给搬走呀!他下意识地认为是酷叔叔要亲自来动手帮忙!

    林梦扭头去看容凌,却拿不准他说会安排是什么意思?!毕竟眼前这男人是贵人事忙啊!大概他的每一分钟,都可以拿出来用美元来计量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们回去。”这一次,却是容凌先开口。

    小家伙立刻就笑了,立刻挣脱了林梦的手,几步就跑到了容凌的腿边,伸出小手,拽了拽容凌的裤腿,很是讨好地说:“叔叔,我给你指路哦。”

    林梦也掩嘴轻笑了起来,心情突然就特别的好。眉角一挑,不自觉地又现风情:“容凌,你有车的吧?!”

    容凌瞪了她一眼,略弯下腰,将小家伙一把抱了起来,走了。

    林梦感觉莫名其妙,自己这是哪里招惹他了,干嘛要瞪她。

    “喂,去哪里呢?!”

    她急忙跟上,他可不能把她的儿子给拐走。

    “在这等着。”

    他甩下一句,一下子走开老远。

    她不明所以,远看着,他钻进了一辆黑色的SUV,才明白他这是去取车去了。

    “上来!”他开着车过来,打开了门。她笑着扫了一下面前的这辆大家伙,够酷、够帅,虽然不认识车款,但还是在心里赞了一声,上了车。然后,小家伙立刻从容凌的怀里倒换到了林梦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抱好了!”

    这自然不用容凌吩咐,林梦肯定会将儿子给抱好的。

    林梦报了地址,车子就开了出去。然后在等红绿灯的间隙,容凌又打了一个电话,看样子是要叫人来搬那些东西。林梦这才觉得,她大概是有些急了。这种事情,似乎应该和阮承扬打一声招呼比较好。那毕竟是别人的东西,她不告而取似乎就是偷了,影响不好。纵然她是他的小妈,可似乎也是有些过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,还是先别急着叫人吧,总该和那东西的主人谈一谈的,谈不拢了,再……”

    容凌却很不客气的打断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这当小妈的,不该先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吗?!”

    略含有讽刺的语调,让林梦怔了怔。她心里有些讶异,这个男人,怎么什么都知道,不会是已经把改查的都查了吧。

    心里一时喜,又一时不安,偷偷瞄他,却看不明白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。但是,既然容凌都这么说了,林梦也觉得他这话说的有些道理,反正她就是来当一个恶毒的后妈的,也就没必要装着那么仁慈了。

    小家伙这一双眼睛,一下子有些不够用了。一下子看看自己的妈咪,一下子又看看开车的酷叔叔,心里又是好奇又是兴奋,像只小猫儿在挠着一般,可却只能忍着什么都不能说,忍地实在有些辛苦!

    不过从这也可以看得出,小家伙的毅力是很强的!

    开车的路上,刚好有一间大超市,林梦之前就准备在回来的路上就买些吃的东西回去的。那冰箱里什么都没有,到时候连个应急的吃的东西都没有,也太不方便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事多!”

    容凌的嘴很毒,在林梦突然叫着让他停车的时候,他无奈停了。以为她有什么急事,却发现她是要去超市,心里真有摇死这个女人的冲动。

(古默现代言情小说《豪门小老婆》已经更新到小哥哥,你吃!(上),请Ctrl+D收藏本站www.haomenxiaolaopo.net方便下次阅读)
百度